往期阅读
当前版: A03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我的父亲钱振南:

在琴韵墨香中优雅前行

  ■通讯员  钱宁儿

  在金庭镇北漳村,有这样一位“忙并快乐着”的老人:自退休以来,经常和老伴一起为村镇、学校撰文编剧谱曲排戏,家庭获“浙江省农村文化示范户”等荣誉;近年来,他更是钟情于乐曲演奏和毛笔书法,屡获佳评。他,就是我的父亲——今年87岁的原北漳镇中学退休教师钱振南。

  “练练书法神清气爽,特别是写出一幅满意的书法时感觉比吃山珍海味还有味。”

  我父亲喜爱书法,年轻时就写得一手漂亮的钢笔字和毛笔字,想不到到了八九十岁这份兴趣愈加浓厚。“练练书法神清气爽,特别是写出一幅满意的书法时感觉比吃山珍海味还有味。”父亲这般说。

  父亲的“书法工作室”地处北漳老街。从大门进去,偌大的客厅恍如一处书法艺术的殿堂:左边一张书法桌上放着笔墨纸砚印章,上面刚练写的那几张纸散发出缕缕沁人的墨香;右侧靠墙的柜桌上依次摆放着一叠叠写过的和没有写过的“中国宣纸”、一个个书法轴子、挂满各色毛笔的笔架和曹一阁、一得阁等墨水,正面墙上张挂着父亲较满意的一幅书法——“风暖鸟声碎·日高花影重”,看去苍劲秀逸,自成一格,曾送市里参评并参与巡展。“记得六七年前,我的另一幅书法‘家和万事兴’获市三等奖后在文化广场展出,当时在场的书法家王梅庆先生也予以好评。”父亲高兴地说,“后来写着写着更有了兴趣,我就网购了所需的笔墨纸砚。”父亲乐呵呵地说。

  “上次你看到的那幅‘孝德传承’书法是奉化一个远房亲戚要我写的。写好后被友人发在微信群里,省城一位书法家看到后直夸我的字‘用笔老辣,气韵生动’呢!”几天前回家,问起那幅书法的事,父亲告知,“奉化亲戚也懂书法,那次他路过北漳,见了我写的字很是喜欢,说他家代代都是以‘孝’传家,要我给他写一幅‘孝德传承’的书法挂于厅堂。我将这几个字直接写在裱好的轴上,这是较难写的,因为写下去要算数,这对自己也是一种挑战。”

  父亲告诉我,他练字时间不定,或上午或下午或晚上,兴趣来了就练,一练就是一两个小时。他有时对着法帖练,有时在手机上搜索名家书法,有时又自个儿在琢磨,写写练练乐此不疲,可以说是博采众长,又有着自己的特色。

  “就像每天要吃饭睡觉,音乐和戏曲成了我退休生活的重要部分。”

  我父亲从教育岗位退休后,和酷爱戏曲艺术的母亲一起常被请去组织参加村镇和学校的文艺活动,几十年如一日。村里每逢重阳节、春节演出,父亲总是被音乐组请去拉二胡或大提琴,母亲呢则常被请去指导排演节目和做节目主持。

  随着“越剧热”的兴起,在民营剧团发展之初,我父母欣然组织创办了上东小百花越剧团。但愁于缺乏现成的演员,咋办?

  “我们自己出资来办越剧戏训班吧!”为让招收到的20多个戏曲学员安心学戏,在友人的协助下,我父母选定远离集镇的高风村作为戏曲培训基地,拿出节俭下的退休金7000元,由母亲任戏曲老师,负责剧本的编写和曲目的排练,父亲统筹戏训班内大小事务,处理有关琐事,并邀请友人共同管理班内生活。这样日夜培训,第一期历时4个月,排练出6本大戏;两年后,我父母又出资办了一期。那几年,我父母率团在省内各地演出,有好几个雪积路冻的年三十夜和正月初一都是在演出的乡村或海岛度过,农忙在家时又积极组织参加村镇、学校的文艺活动。2009年度,我父母一家被省文化厅评为“浙江省农村文化示范户”。

  父亲80多岁时,为支持学校宣传工作,他请母亲将一个话剧改编为越剧《姑娘,我为你做主》,自己则为里面的唱段谱曲。随后,村里要组织参加全市家庭文艺汇演,但演出内容要求围绕“廉政文化”主题,需自编自导,且限时6分钟。时间紧迫,镇文化站站长和村干部找到了我父亲。我父亲接下任务后,协同母亲精心创编了一个反映廉政建设的戏曲小品——《礼品》,并组织排练,此小品参加市里演出,喜获三等奖。

  2019年夏,村里成立老年音乐队,每逢农历三、六、九晚开展活动,父亲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拿着二胡积极参加,风雨无阻。当时,附近灵鹅、华堂、后山和城里的越剧演员及戏迷纷纷自带曲谱赶来参加演唱。为解决缺少演奏曲的难题,我父亲从网上找到《夜深沉》《梅花三弄》《春江花月夜》等曲,不清楚的曲谱则用钢笔认真抄录,核对无误后再打印出来供乐队使用。

  父亲家的厨房饭桌边,墙上挂着越胡、二胡和板胡,前段时间还买来了京胡;墙下放着一个乐谱架子,谱架上经常夹着十几张自己抄录的各种曲谱,一边放着一本《京剧名段100首》。父亲常常在吃饭前后拉上一段,而在厨房叮叮当当忙碌着的喜欢文艺的母亲则成了父亲最好的评委和听众。

  “就像每天要吃饭睡觉,音乐和戏曲现已成了我退休生活的重要部分。”父亲笑微微地说。

  “能为村镇、学校做点事,我很乐意,你妈也支持。”

  “能为村镇、学校做点事,我很乐意,你妈也支持。”父亲这样对我说。

  村里布置文化礼堂时,苦于手头没有一丁点儿资料,当镇文化站和村里将这一艰巨任务交给我父亲后,他不顾自己两腿膝关节严重撕裂、行走酸疼难忍,连日来拄着拐杖、带着本子冒暑在村里走访、查找资料,写出了内容较为切实、完备的北漳村史,又由母亲陪护,克服上客车时须踩着一条自带的小木凳才能攀援而上的困难,专程去城里采访村里一位90多岁的抗日英雄,回家后花几个日夜写出了当地抗日故事、民俗故事、家谱故事、名人榜、钻石婚等十几篇文章,大大丰富了文化礼堂的内容;随后,父亲和母亲又共同创作了文采斐然、特色鲜明的村歌《北漳颂》,父亲谱曲后组织了集体教唱活动,又请10多人上台合唱。此村歌随后被布置于村文化礼堂。

  父亲还有着浓厚的校园情结,几年前,原北漳镇中学领导找到我父亲,希望他为学校创作一首校歌。父亲二话没说,请母亲作词,自己谱曲,最后打磨出一首优秀的校歌——《梦开始的地方》。此词曲质朴感人,后被学校书写在穿廊醒目处并组织学生教唱。校领导说,“钱老师,钞票准备好咕,奖侬!”我父亲笑笑说:“这钱我不能要,我从北漳中学退休,免费为学校服务是应该的。”

  这就是我退而不休、老有所乐的父亲,一位在岁月的光影里、在琴韵墨香中优雅前行的快乐老人……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A01版:时政要闻
   第A02版:综合新闻
   第A03版:剡溪晚霞
在琴韵墨香中优雅前行
专版征稿启事
童心敬老 情暖重阳
老人泡脚四点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