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A02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失散五十年 线上云认亲

  ■特约记者  钟悦

  本报讯  5月7日上午,市公安局举行了一场线上云认亲活动,两户认亲家庭都紧张地注视着前方的电视屏幕。当对面声音响起的一瞬间,在场亲人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

  今年1月底,情指中心民警商朝阳通过翻看民政局资料,发现在1971年左右,有一名嵊州男婴被抱养去了河北省故城县。按照这一线索,商朝阳很快与河北警方取得了联系,请求他们帮忙调查。

  经过3个月的焦急等待,河北警方终于传来了好消息,称人已经找到了,同时还发现一名同年从嵊州被抱养的孩子。通过与嵊州DNA数据库数据比对,商朝阳发现甘霖镇的张姓、王姓两家,分别与河北省的刘先生、孙先生可能存在血缘关系。商朝阳随即联系甘霖所及刑侦技术中队,继续对张、王两家进行血样采集,很快证实了这个结果。

  甘霖镇的两家人得知孩子被找回,都期盼着能与亲人早日见面。“弟弟被找回来,我妈整个晚上都高兴得睡不着觉。”其中的张大伯说。

  50多年前,一场大旱,让地里的庄稼都死了,这让本就生活困难的张大伯一家陷入了更加艰难的处境,而家中正巧又添了男丁,在吃不饱穿不暖的情况下,为让孩子活下去,张大伯父母不得已,将孩子送给了嵊州一户人家。

  然而几年后,当张氏父母想再去寻找时,才得知孩子被送去了民政局,之后便不知去向。父母也试图去寻找,但在当时信息闭塞的年代,找一个人谈何容易。张大伯依然记得,在过去的50年里,父母经常会在他们兄弟姐妹面前念叨,他们还有一个弟弟。如今父母已步入耄耋之年,张大伯自己也已两鬓斑白。就在大家觉得希望渺茫之际,一通来自嵊州公安的电话,破解了这长达半世纪的思念。在商朝阳的解释下,张家得知了河北的刘先生就是那个孩子,一家人都期盼与他见面的那天。

  另一户认亲的王姓人家,在得知亲人被找到时,心中也是难掩激动。王大伯是家中长子,10年前母亲因病去世,临走前的遗愿便是找回孩子,王大伯也试图寻找,却都没有结果。

  王家一共4个孩子,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因家中无力抚养孩子,妹妹和弟弟先后送了人。王母生老小时难产大出血,差点就没保住大人和孩子,加之昂贵的医药费用,更让全家人的生活举步维艰。无奈之下,家人只得将出生不久的孩子放在了某车站的会议室门口,希望有好人家收养他,并将写着生辰八字的纸条放进襁褓中,为他取名“王国亲”,寓意希望国家好好照顾他成长。后来,王父打听到孩子被送去了民政局,虽愧疚、后悔,但也无可奈何。

  时隔多年,再次得知孩子的消息,是在今年4月。在警方的帮助下,王大伯终于得知河北孙先生就是他的弟弟王国亲。“感谢公安和政府的帮助,我找回了弟弟,希望有朝一日妹妹也能回来。”王大伯说着,泪水在眼眶里不住地打转。

  因为疫情的原因,双方亲人不能来现场见面,于是嵊州警方联合河北公安,组织了这次云认亲仪式。在双方民警介绍完寻亲人员身份后,便把时间留给了寻亲当事人。

  远在河北的刘先生和孙先生,看到嵊州的亲人后,百感交集,落下泪来。两家人依次介绍寒暄后,互相添加了联系方式。“一会回家,我们再视频聊天。” “等疫情结束我们就来看你。” “谢谢警方为我们做的一切。”伴着欢笑、喜悦,认亲仪式落下了帷幕。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A01版:时政要闻
   第A02版:综合新闻
   第A03版:越乡文化
   第A04版:综合信息
失散五十年 线上云认亲
防灾减灾公益宣传活动 走进逸夫小学
嵊兴矿业获绿色矿山建设最高级别认证
社区新鲜事
保护古建筑从倾听民声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