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A03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龙藏寺,见证剡溪文化的源远流长

■文/宣东明
龙宫寺碑拓片,藏于国家图书馆

  闲来无事,我忽想到一位多年未谋面的友人,就即兴去走访。登门后友人径直把我引入书房。一进门的我双目条件反射般地横扫起友人的藏书来,很快,一本红色书皮印着《嵊州抗日史》的书被我的目光锁定。于是,我拿来书本翻开,首先浏览起目录,当看到“嵊州儿女的抗日斗争·市内篇”章节时,意外惊喜地发现一篇由现代著名作家骆宾基撰写的《我在嵊县抗日救亡活动片断》的文稿。哦,大作家曾来过咱们的嵊县,还给嵊县留下了“墨宝”,顿时更加激发起了我浓厚的阅读感。

  随即我翻到第173页,骆宾基在文章开头述:“1937年12月中旬,我由茅盾与胡愈之两同志的安排,接受冯雪峰同志交待的任务,和上海文艺界抗敌协会秘书长王任叔(巴人)的介绍,应嵊县三界茶场改良场副场长吴觉农先生之约,经海门抵嵊县。……”一见文中点到的包括作者本人在内的六位大名鼎鼎的人,连同三界茶场,刹那间我的脑海里闪出一个念头:“龙藏寺到究还藏着多少秘密?”

  龙藏寺原名龙宫寺,位于三界镇西南的嶀山脚下,唐朝前香火已很盛旺了。唐时李绅(官至宰相)曾寓居于龙藏寺撰写了一篇杰作《龙宫寺碑》文,并凿刻成碑而立,被后人观为叹止,使之名扬华夏,广为传颂;

  早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当时的民国政府在嵊县三界龙藏寺创办浙江省茶叶改良场,就是如今的三界茶场的前身,也是后被誉为“当代茶圣”、邻县上虞人吴觉农的茶叶“试验场”,功成名就,终使中国茶叶出类拔萃,呈现了新的飞跃;

  在嵊县刚解放、新中国诞生之前,军管会派姚全岱接管三界茶场。不久,突遭土匪围袭,为了保护职工和国家的生命与财产的安全,在穷凶极恶的众土匪面前,姚全岱大义凛然,挺身而出,最后被土匪残害,还被剖腹开膛挖出心肝。三界茶场为铭记姚全岱的英勇事迹,特地在场内专门建立了烈士纪念碑;

  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三界茶厂生产的“天坛牌”珠茶在西班牙举办的世界优质食品评选会上荣获金质奖章,从此荣耀海内外……

  当原封存于头脑里有关龙藏寺的记忆似幻灯片式掠过,我把目光回归到书页,急切地继续浏览起下文来。骆宾基笔下的《我在嵊县抗日救亡活动片断》全文3500余字,重点讲述了他以三界茶场技术员的合法身份,在国难当头、民族危急的时刻,以三界茶场为主阵地,团结广大进步青年和民众,在嵊县出色开展近两年的以创办农民夜校、组织抗救分会、大力开展抗战宣传为要务的抗日救亡工作与革命活动的所经所历,快速地实现了从一个左翼文艺进步青年向成为信仰坚定的中共地下党人,再成为一名县级领导(曾担任中共嵊县县委宣传部长)的转变。特别是文中提及的“1938年2月,国民党第16师第48旅由前方撤到三界休整。旅部就在茶场研究室,与我成为近邻。……”细读这段,文虽短,但从字里行间,我又发现了一个鲜为人知的秘密——龙藏寺在抗日救亡时期曾藏过一支国军的抗战劲旅!

  千年名刹龙藏寺,居嶀浦岭之高,东临剡溪口、嶀浦潭(潭边有山水诗鼻祖谢灵运的钓鱼台),南眺浙东名山嶀山之峰,西望越地会稽,北俯东汉始宁三界古镇,成为散落在浙东唐诗之路精华段剡溪口畔的一颗闪耀明珠,虽然在世道沧海桑田的嬗变中逐步沉沦颓废,但这里曾经沉淀过以李绅为代表的碑记文化,润泽过以吴觉农为代表的茶艺文化,奏响过以骆宾基为代表的抗战文化,激荡过以姚全岱为代表的英雄文化。龙藏寺,见证着剡溪文化的源远流长,以及团结、自强、拼搏、争先的嵊州精神!

上一篇    下一篇
 
     标题导航
   第A01版:时政要闻
   第A02版:综合新闻
   第A03版:越乡文化
   第A04版:综合信息
一封红色家书中的家国情怀
放风筝:鸢飞蝶舞喜翩翩 春风送你上青天
龙藏寺,见证剡溪文化的源远流长